2019-8-24

星期六

反腐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反腐
合阳县政协原副主席杨培民肆意玩弄公权遭举报
时间:2018/9/27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分享到:


合阳县政协原副主席杨培民肆意玩弄公权遭举报

(一)

滔天罪行无恶不作,贫困县城早已民不聊生

蝇头小吏无所不能,美丽合阳岂成法外之地

(二)

国家级贫困县何以成为法外之地?

(三)

合阳县政协原副主席杨培民的累累罪行

陕西合阳,中国诗经之乡、中国红提之乡,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的第一首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出自合阳洽川。但是再光鲜亮丽的外壳,也遮不住骨子里的丑恶肮脏,这里长期充斥着贫困、暴力和腐败,而合阳县政协原副主席杨培民更是以其特殊的方式将合阳改造成了他玩弄公权的法外之地。

雇凶杀人,豢养打手

杨培曾在1995年五万元重金雇合阳县皇甫庄乡解某蓄意杀害城关镇北街村村民乔某后行凶未遂,某坐牢三年,杨培因神通广大而逍遥法外,这是合阳县人人皆知的事实。并且豢养了多名前科犯为主要骨干的打手队伍,其中不乏社会闲散人员和两劳释放人员。

长期非法讨债、持械火拼、强揽工程、打击报复,逞凶作恶欺压百姓,不择手段为非作歹,受害群众多达几十人且致残者不在少数。更为猖狂的是,杨培民为了报复举报投诉他的群众,唆使下属村干部肖等光天化日的驾驶多个车辆故意冲撞、围堵信访人的车辆,该事件引起巨大民愤,被中央电视台、陕西省电视台等媒体持续曝光报道,但是杨培民仍然不加收敛,继续为所欲为。















私设会所,卖官受贿


杨培民妻子2009年10月开办了“合阳县关雎贵宾楼”,该酒楼由于饭菜价格过于昂贵,所以群众们把关雎贵宾楼叫作官居酒楼,而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各种人员为了巴结杨培民,一桌饭消费大几千元乃至上万元,挥霍无度。





亲属经商,欺行霸市


杨培民的妻子,子女及其亲属先后成立了合阳县关雎贵宾楼、渭南旅游百事通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合阳服务网点、合阳县城乡公交有限责任公司、合阳嘉宸新型建材有限公司、陕西洽川景区客运有限公司、合阳县洽川交通能源有限公司六家企业,经营范围涵盖了餐饮住宿、旅游消费、长途客运、建材的生产销售、公交服务、城镇燃气供应等。其中不难发现,长途客运、公交服务、城镇燃气供应等涉及政府行政职能的多个行业,却能够被杨培民家族全面参股控制,令人诧异。






其次,杨培民为了让其公司牟取最大化的效益,无所不用其极。(1)关雎酒楼、南蔡汽车站、商品房开发等非法占用土地三十多亩,经多次举报再无下文。(2)杨培民的公交公司所占土地,公交公司门口的世纪大道(合阳县最宽最好的一级公路)的人行道也被杨培民占为己用,用方六米大的黄漆明确写着公交专用。(3)公交乱收费,使城区公交车费用太高不能正常营运,将国家下发的公交车补贴占为己有,在营运路线上随意延伸线路和非法增加车辆,换取好处费。(4)违法用报废车辆拉客,在无法办理证件时,私刻公章,知情者曾多次向有关单位反映,但他们的答复是“我们不敢管,你也不要告,否则咱们都难保。”(5)让打手非法讨债,用威胁恐吓手段强揽工程,私下打击报复行业竞争对手和诚信商人,长期逃税漏税,严重损害了经济秩序。





拉帮结派,结党私营


(1)为了自己的车站红火杨培民用自己的权力,明令要求其他公司必须将车辆停放在自己的车站内并交纳停车费。

2)杨培民的关雎酒楼,专门用于款待享乐,多年来百姓无数次检举揭发,最终毫无用处。

3)杨培和他人合伙办了一个绿化公司滥用职权公饱私囊最终苦了百姓。

4)培民常说法是人掌握谁要是敢告我是群众我就打,是干部我就给他谈话,杨培民不但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

权钱交易,大发横财

杨培民利用其拉帮结派形成的关系网,通过暗箱操作、违法串通等手段“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大肆常收取不义钱财、行不义之事。其次,以其亲属名义与他人合作开办公司企业,再凭借庞大的关系网迅速壮大公司的发展规模和效益,乃至在合阳县内垄断该行业,比如杨培民的妻子及其亲属成立了合阳县城乡公交有限责任公司、合阳嘉宸新型建材有限公司、陕西洽川景区客运有限公司、合阳县洽川交通能源有限公司等。再者,杨培民以介绍投资人共同合伙经商为理由并做出各种承诺保证,欺诈骗取他人的投资合伙款项,2014年至2015强行收取商人杨某105万元投资款,当投资人发现被骗后找其索要,但至今仍没有返还该款项。










聚众赌博,逼良为娼


杨培民开设了关雎酒楼等多个赌场,使合阳县至少有几百人由于赌博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负债累累背井离乡,但百姓无数次的举报换来的却是杨培民把百姓钱财纳入囊中,还能逍遥法外。例如2005年一次大的抓赌行为抓了赌博第二组织者王某,本来准备将杨培民抓捕归案,但是由于杨培民的特殊身份,此事便不了了之

   杨培民经常在县城嫖宿,利用国家干部身份和在当地的恶名先后在多部门内部包养二奶,并威胁逼迫多个女孩与其发生不正当关系,逼良为娼,这些情况在百姓中疯传,人尽皆知。

   私建豪宅,盗贩文物

杨培民为自己建造了三层的欧式私人别墅,高墙林立、富丽堂皇,内有花园、假山、鱼池、亭台,甚是奢靡,与国家级贫困县的合阳县的面貌格格不入,园中还陈列着不少历史文物,因为杨培民雇人盗墓且结识了很多文物贩子,形成了以朱、王等人为骨干的集盗挖、偷运、倒卖于一体的盗墓集团,所盗青铜器、石刻、造像等墓葬文物不计其数,有些用于装饰杨培民的私人豪宅,有些被贩运倒卖,还有一些盗挖文物以朱开设古玩店为幌子,被肆无忌惮的公开贩卖(该古玩店位于合阳县西环路)。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国打击腐败的脚步和力度从来没有停下和放松,但是合阳百姓一直在祈盼等待,杨培民这样危害人民利益,破坏社会稳定,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无法无天,滥用职权,公饱私囊,逞凶作恶欺压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