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8-24

星期六

消防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消防 | 消防
国家医保局领导“出身”暗藏未来哪些变革?
时间:2018/6/8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分享到:

5月31日,千呼万唤的国家医疗保障局(下称国家医保局)挂牌。原财政部副部长胡静林成为新部门的首任掌舵人,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国家医保局副局长。

国家医保局一把手来自财政部,三位副局长分别来自发改委、人社部与原国家卫计委。从本次国家医保局领导班子构成来看,四人几乎是伴随机构职能整合而来,即从原来相关部委各抽一人。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好处是可以保证原有政策延续性,确保原部委功能和经验能够带入新成立的医保局。

在这四人当中,三位为经济学背景,仅一位为医学背景。耐人寻味的是,一位“医疗门外人”如何操纵国家医保局这艘旗舰?为业内所关注。

正式名单公布之前,坊间传闻猜测,“三明医改操盘手”詹积富将在国家医保局担任要职。如今,福建省医保办的改革经验将如何影响国家医保局后续工作,成为谜团。

出人意料的结局 令人向往的未来

2018年,我国开启大部制改革,国家医保局的成立,成为注定被载入史册的“壮举”。其意义在于,国家医保局既不隶属于人社部,亦不隶属于国家卫健委,而是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集分散于各部委的基本医保职责、药品与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医疗救助职责等于一身。

国家医保局横空出世,其人事任命却迟迟未出。鉴于国家医保局的主要职责与医保、医疗等密切相关,业内猜测,其“掌门人”很大可能是“圈内人士”。胡静林的任职,着实让人大吃一惊。

胡静林的专业为经济学,任职国家医保局局长前为财政部副部长,主要工作聚焦于经济领域,鲜少与医疗圈产生交集。但正是这样一位具有特殊背景的领导者,赋予了国家医保局新的生命力。业内人士猜测,胡静林的任职或有利于国家医保局与财政部就医保基金开展“谈判”。

根据国务院部署,基本医疗保险费与生育保险费由税收部门统一征收。相关资料显示,税务总局原为财政部下属国家局,后独立出来。但目前很多文件仍然是财政部与税务总局联合下发。在医保基金方面,国家医保局的职责是监督管理。未来,胡静林如何在财政部与国家医保局之间建立桥梁,医保基金征收主体与监管主体如何协同,值得关注。

副局长施子海来自国家发改委,具有经济学硕士背景。施子海的工作经历与国家医保局的部分职责具有吻合之处。施子海此前曾先后担任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与价格司司长等职务,分管药品与医疗服务定价。国家将发改委的药品与医疗服务定价职责已经划分至国家医保局,施子海的走马上任显得更为顺理成章一些。由此可见,药品与医疗服务定价将是国家医保局未来的重点工作之一。

另一位副局长陈金甫是其中唯一一位与医疗保险工作直接相关者。陈金甫同样具有经济学研究背景,曾在财政部、人社部等工作,2015年之后担任人社部医疗保险司司长一职。人社部医疗保险司被认为是医疗机构控费的主要推动方,与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相关的文件多由人社部牵头起草。国家医保局落实“监督管理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行为和医疗费用”的职责,或将由陈金甫扛起大旗。

与胡静林、施子海不同,陈金甫同时兼任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副会长。尽管作为一名政府部门官员,但陈金甫经常在媒体等渠道发表个人文章,就如何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如何实施价值导向的医保战略性购买、如何寻找医保稳固发展的平衡点等话题,畅抒己见。

领导班子中,唯一一位具有医学背景的是副局长李滔。李滔为医学博士,拥有医生、医院管理者、卫生部门官员等多重工作经历,涉及眼科医学、妇幼保健、卫生政策研究、基层卫生等领域,后任原国家卫计委基层卫生司司长。李滔与医疗保险的直接交集为,其曾在基层卫生司合作医疗处分管中国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业务。

由此可见,将原国家卫计委的新农合职责划至国家医保局之后,李滔将在其中发挥重要的引领性作用。国家医保局的另一项职责是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这是一项与分级诊疗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密切相关的工作。而李滔的任职,及其对于基层卫生的工作经历,亦将发挥风向标的职能。

随着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国家机构改革中需要重新挂牌的所有国家部委均已“开张”。国家医保局领导班子和而不同、风格迥异的工作背景与个人能力,也令人对国家医保局的未来动作充满期待。但健康界发现,针对国家医保局的另一项重要职能——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招标采购政策,四位与之相关经验并不多,配套队伍将如何充盈,值得期待。

并非完全复制“三明医改”

国家医保局的职能与推广至福建的“三明医改”有一些相似,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医院管理研究员杨燕绥教授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曾特别强调,国家医保局并非“三明模式”的复制版,最明显的区别是三明市医保局是统筹基金的操作机构,而国家医保局并不直接管理医保基金。

尽管在多数业内专家看来,国家医保局并非福建医保办的复制版,但确实借鉴了其改革经验。2018年3月22日,新华社刊发《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诞生记。其中明确指出,新组建的国家医保局吸收了基层探索经验。

原文表述如下:福建三明,过去医保亏损严重,医患矛盾突出。几年前围绕医药、医保、医疗推进“三医联动”,获得了“药价下降、医务人员收入增加、医保扭亏为盈”三赢。如今,这一经验被方案借鉴。

筑巢之前 任务上身

在办公地点与领导班子正式公布之前,国家医保局已经被安排了多项工作。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国家医保局未来将在协调推进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改革等方面下大力气。

根据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国家医保局的工作内容还包括加大精准扶贫,例如对老年人、残疾人、重病患者等特定贫困人口,因户因人落实保障举措。值得注意的是,胡静林曾在中央扶贫领导小组担任巡视组组长一职,并到村卫生室等基层调研健康扶贫工作。

此外,在支持社会力量增加医疗等服务供给、增加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减负、提高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保障水平、让更多人享受大病保险与医疗救助、推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工作,也将成为国家医保局的重要工作。

作为被给予厚望的机构,国家医保局需要面对的挑战还有很多,例如如何通过减少行政职能提高医保基金管理效率与效果、如何建立医疗、医保、医药之间的制衡机制、如何充分发挥市场机制深层次推进制度改革,都将成为国家医保局需要破局的切入点。

未来已来,国家医保局如何保障医保基金的可持续性和基本医疗保障可及性,拭目以待!